立即前往
您的位置:首页 >资讯 >

姐弟俩轮流照顾病母 为省钱住在小区楼道

2018-12-19 13:52:38 来源:河南商报

“我爸嫌我妈有病,老是打我妈,后来他俩就离婚了,我和我弟都跟着我妈。”张旦(化名)的声音清澈平静。

姥爷一家无力照顾病重母亲,大二那年,张旦将母亲接到自己读书的中州大学宿舍里,边读书,边打工,边照顾她。为治病,母子三人花光了积蓄。张旦带着母亲上大学、一个馒头一顿饭、住在楼道里……为省钱买药,姐弟俩想尽了法子。

他们目前的愿望是尽快把妈妈的病治好,一家人有个能遮风挡雨的住所,能健康平安地生活在一起。“有妈妈的地方就是家。”张旦姐弟俩正为此努力。

【担当】

姐姐出门兼职赚钱,16岁弟弟照顾妈妈

“妈,该打针了。”弟弟张行之(化名)帮妈妈把外套脱下来,把袖子捋上去,拿着棉签轻轻擦拭皮肤,动作轻柔仔细,仿佛面前是个稚嫩的婴儿。

张行之刚从学校放学,来不及吃饭,匆匆忙忙给妈妈注射胰岛素。

这一天,姐姐张旦出去做兼职了,照顾母亲的任务便落在了这个16岁少年的身上。

这名少年的奖状有厚厚的一叠:“优秀班干部”、“语文学习之星”、“摄影比赛二等奖”“进步之星”“校园之星”……

妈妈杨会玲今年50岁,自从患了冠心病,她时常持续性胸痛、间断性心绞痛,由于没有及时手术,还引发了糖尿病,身边必须时时有人照顾。

杨会玲和丈夫离婚后,对方很快再婚,她的生活中就只剩下了未成年的儿子和当时正上大学的女儿。

从妈妈生病的那一天开始,无忧无虑的学生时光在姐弟俩的生活中戛然而止。

打针、赚钱、买药、照顾妈妈、学费、三个人的衣食住行……养活一家三口的担子落在了两姐弟稚嫩的肩膀上,无论寒暑春秋,无论现实多么沉重,他们从不言苦。

【生活】

母子三人相濡以沫,“有妈妈在的地方就是家”

12月16日,郑州市农业路天明路附近的一家德克士,张旦匆匆拎着刚买来的馒头坐下来,“我们午饭就吃个馒头就行,能省一点是一点。”

寒冬里,德克士不仅是个温暖的去处,还免费、不限量提供茶水,这给母子三人带来了极大的便利——母亲的病不能受冻,而他们如今的住所则冰冷逼人。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十点,三人起身离开这里。外面风大,妈妈怎么办?

姐弟俩告诉河南商报记者,“先把能穿的衣服都帮她穿上,裹一件严实的冬季睡衣,戴好帽子,我俩一人一边,搀扶着她一步一步挪动。”

“有这么一双儿女,是我这辈子的幸运。”妈妈杨会玲感慨到,“是我这病拖累了孩子们。”张旦忍不住责怪,“妈,你说什么呢。”

他们的目的地是隔壁一个高层小区的顶层楼道内,这个楼道是母子三人如今的临时住所。河南商报记者看到,这里有一个小推车,上面整齐地码着被子和衣物。

“我们要给妈妈买药,没有钱租房子,我们每天过来把被子铺开,三人挤着睡,怕冷,不脱衣服。早上趁保洁没来,赶紧起床,把被褥叠起来放好,这样才不会被发现。”

张旦有些为难,“可现在天气越来越冷,妈妈的病不能受冻,也需要尽快手术,有时候感觉自己快承受不住了。”

“妈妈是我们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了。”张行之懂事得让人心疼,“有妈妈在的地方,就是家。妈不在了,我们就真的没有家了。”

【责任】

姐姐曾带着病重的妈妈上大学

张旦介绍,事情真正变得糟糕是在她大学毕业以后。

“上大二的时候,我就把我妈接到学校来,跟我住宿舍,每天我俩吃一份饭。”张旦说,自从母亲患病,父母离婚,老家的老房子也“摇摇欲坠”,不能住人了,她只好带着母亲求学。

带着妈妈上学,意味着生活省了一大笔开销。

在学校,张旦作为贫困生,申请了助学贷款和勤工俭学,贷款6000元,交学费3000多元,结余的钱可供日常花销。勤工俭学每月也有300元补贴,平时周末不上课的时候,她还去做一些兼职。

“当时我们都能理解她家里的情况。她妈妈在我们宿舍住了大半年,有时候晚上疼得喊出声,我们听着也很心疼。”张旦的大学室友蒋嫣(化名)说,宿舍同学一看到有兼职招聘,都会告诉张旦。

“一毕业,宿舍就没办法住了。妈妈又得了糖尿病,必须每天注射胰岛素。一开始还能在外面租房,今年六月,我们的钱也租不起房子了。”张旦介绍,从那时起,她和弟弟带着母亲就开始了“流浪”各个小区楼道的生活。

由于要照顾随时可能会犯病的母亲,张旦无法找到一个合适的全职工作。“找过,干了不到一个月,因为老是请假,老板就不让干了。”张旦说,“哪天母亲的病稍微好点,我就出去做兼职,发传单、当客服,一天能赚六七十元。”

【帮助】

第一书记:村里给这家人办了低保户、贫困户补助

在生活巨大的打击和困境面前,24岁的姑娘张旦有着令人意想不到的平静和强大,仿佛有股说不出的力量在支撑着。

“我想要治好我妈的病,然后找个合适的全职工作,照顾弟弟考上大学。”张旦目光坚定,“能和我妈、弟弟生活在一起,我就是幸福的。”

张旦的家乡位于安阳市滑县四间房乡花堤口村,当地驻村第一书记杨士跃告诉河南商报记者,这家人的情况他也清楚,村里为他们办了低保,希望能帮他们一把。

“低保的补助我们三个每个月有300多元,贫困户也有补助,每年2000元左右吧。”张旦表示,这些钱,对于母子三人的生活、看病来说,远不够。

“她们家里房子确实塌了,也没地方住。她爸爸也不管他们,妈妈有病,为看病花了十多万,很可怜。”杨士跃表示,下一步对张旦家也将会有针对性的帮扶措施,“我们会向上级汇报一下,看能不能帮他们把房子修了。”

在她们每天路过的地方,一位杨先生注意到了她们,“我去那栋楼送文件,偶然看到了她们,问了问情况。”杨先生说,“两个孩子照顾病重的妈妈,很感动。我个人能力也有限,就给他们捐助了200元钱,希望社会的力量也能帮助他们一下。”

不仅是杨先生,张旦兼职时认识的老师在了解情况后,也给她们捐来衣物。

张旦把这些捐助一笔一笔都记在本子上,“等妈妈的病好了,我就去努力工作,弟弟马上也要上大学了。等将来,我们不仅要回报他们,也要帮助更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