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前往
您的位置:首页 >资讯频道 >

首个5G电话在上海拨通,5G商用进入冲刺阶段

2019-04-01 15:26:36 来源:第一财经

2019年开年,5G(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已不仅仅停留于红绿线交叉的资本市场中,在现实的试验场中,点、线、面的布局已经开始。

3月30日上午,“全球双千兆第一区(上海虹口区)”开通仪式在虹口区足球场举行,上海市副市长吴清与在场外的上海航运交易所总裁张页拨通了首个5G手机通话,这也标志着上海成为全国首个中国移动5G试用城市。

近年来,国家高度重视5G发展,明确要求加快5G商用步伐,加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当前,中国三大运营商已在北京、上海、杭州、深圳、广州等20个首批试点城市完成了5G技术相关的内场和外场测试。

“与4G相比,5G的功能有了指数级的提升,速度提高了100倍,容量提高了1000倍。”普华永道全球、中国内地及香港TMT主管合伙人周伟然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由于对5G的大举投资,建设更高的网络密度、增加频谱和升级有源设备,5G技术的全部潜力将在5~10年内实现。

上海先行先试

上海在5G的先行先试上,拥有丰厚的基础条件和良好的发展前景。

在产业发展方面,华为、中兴、诺基亚贝尔的5G研发都主要集中在上海,上海市通信终端、芯片设计等领域也占据了国内重要的市场份额。在应用创新方面,上海不仅有大飞机、汽车等诸多大型制造企业,也是全国教育、医疗、城市精细化管理水平最高的城市之一,应用场景丰富,市场规模巨大。同时,上海集聚的人才优势,也将为5G的研发制造和创新应用提供有利条件。

这些优势让上海成为国内唯一一个被三大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同时列为5G规模试点的城市。

2019年,中国移动在上海加快推进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打造“建网快、品质优、应用丰富”的“双千兆城市”。加大5G垂直领域合作,推进5G创新应用示范建设,比如打通首个跨省5G视频通话、启动建设首个5G火车站等。此外,中国移动还在上海开展了一系列5G非独立组网(NSA)外场测试,为设备供应商提供了验证5G关键技术的实验平台。

3月26日,中国电信上海公司也宣布启动一批“双千兆示范区”建设项目,在临港产业园区、陆家嘴金融区、岳阳医院三地,同时展开千兆超高速宽带和千兆5G的双千兆网络深度覆盖和应用试验。

在3月30日的“全球双千兆第一区”的开通仪式上,上海市经济信息化委副主任张建明表示,今年上海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将进入5G引领的新一轮快速建设期,上海将超前布局,强化集约建设,推动5G网络在全市深度覆盖,打造5G网络建设先行区;依托典型示范,扩大推广领域,打造5G创新应用示范区;完善各类要素支撑保障,集聚产业链上下游资源,打造5G产业集聚区。

去年11月出台的《上海市推进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助力提升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下称《行动计划》)提出,到2020年上海率先完成“双千兆宽带城市”建设,移动通信网络和固定宽带网络双双实现千兆全市覆盖,5G率先开展商用。

张建明介绍称,2019年,上海将建成超过1万个5G基站,启动建设若干5G建设应用示范区和应用研发创新基地,建成5G应用示范展示厅。到2021年,上海市将累计建设超过3万个5G基站,实现5G网络深度覆盖,在工业制造、智能网联汽车、健康医疗、城市管理等领域形成一批全球领先的应用解决方案,培育百家5G应用领域的创新型企业,产业规模突破千亿级。

5G商用进入冲刺阶段

“双千兆宽带城市”带来的高速智能的通信网络基础设施,将极大助力工业互联网、大健康大医疗、云计算、物联网、智能网联汽车等信息技术的快速应用和发展,为产业升级提供原动力。

上海社会科学院副院长、信息研究所所长王振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5G商用将使更高水平的新产业、新业态在上海率先出现,提供领先的增长动力源泉。

“上海积累的5G商用经验都将对其他地区有很好的参考借鉴意义。比如更多的技术参数,更好的商业运行模式、运行机制,政府的引导、管理和监管等。”王振对记者说。

目前三大运营商在中国布局5G各有特色。中国移动选择在杭州、上海、广州、苏州和武汉5个城市开展5G外场测试,每个城市将建设超过100个5G基站,还将在北京、成都、深圳等12个城市开展5G业务和应用示范。中国电信在2017年启动6个城市5G创新示范网的基础上,2018年试验规模将继续扩大到17个城市。中国联通则在全国16个主要城市开展5G试点试验。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以北京、雄安为代表的环北京地区,以上海、苏州和杭州为代表的长三角地区,以及以广州、深圳和珠海为代表的珠三角地区,由于5G基础较为完善,将成为三大运营商的重点布局区域。

“5G与2G、3G、4G最大的区别是它对产业的带动发展作用。”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华东分院副院长、工业互联网创新中心(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郑忠斌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工业现场大量零部件的稳定连接问题以前是解决不了的,5G可以让这些成为可能;车联网要求低时延网络,如果没有5G的支撑是完不成产业化的。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5G经济社会影响白皮书》预测,2030年5G带动的直接产出和间接产出将分别达到6.3万亿元和10.6万亿元。

在近日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9年会上,工业和信息化部总经济师王新哲表示,当前中国5G发展进入冲刺阶段,工信部将加快5G商用部署,培育壮大产业链;及时启动5G网络建设,努力打造5G精品网络;加快5G终端、网络、平台、系统集成等领域的研发和产业化,促进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快速发展,带动5G产业全面成熟。

5G厂商难题仍存

一位华为的资深技术专家在2019MWC(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5G商用推进比预期要快的原因,来自于两个方面。

一是,5G频谱的发放时间加快,2018年已有20家运营商获得了5G牌照,而2019年这一数字将会进一步提高;二是,与3G和4G时代的网络先行不同,5G时代的终端走在了网络前面,芯片以及终端层面的推动,让5G的落地变得更为容易。

从主要力量来说,目前全球的5G设备竞争将在华为、爱立信、诺基亚、中兴、三星之间展开;而5G的终端市场是属于华为、小米、OPPO、vivo、苹果、三星的战场。

尽管5G前景美好,但有业内人士担忧,全球各个国家商用的步伐不一致、成本居高不下、应用的碎片化都让5G的“钱景”变得不那么乐观。

从投资的角度看,如果频谱效率提升幅度并不高,运营商面临着投资难以收回的风险。

“向传统设备商购买设备,那是一笔不菲的开支,在4G迈向5G的道路上,恐怕有些传统设备商没法生存。”德国电信的一名技术高管说,大部分的投资发生在5G无线接入网,投资回报率太低。为了控制成本,不能依照过去的模式来投资5G。

德国电信就表达了对5G无线接入网投资成本的担忧和失望。他们预计,5G无线接入的投入占5G总投入的50%至70%,这是一个天文数字。

从市场孵化的角度看,虽然中国人均使用流量每月接近2GB(计算机存储单位),并每8个月翻番,但没有企业敢打包票说已经找到了“杀手级”的应用。

“从目前的趋势看,5G的投资确实很难变成利润,2G是语音经营,3G和4G是流量经营,流量经营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5G赚钱模式需重新考虑。”中国电信研究院总工程师毕奇认为,推动垂直行业的发展需要变革思维,能否提供个性化的服务,将是决定未来5G成功与否的钥匙。

华为副董事长胡厚崑则在近日的一场论坛中表示,面向垂直行业,对应用需要跨越的障碍,大家准备是不足的。“应该怎样设计相应的产品?应该怎样调整现有的商业模式?做好了,可能意味着无穷的商机;做不好,现有好多的玩家将被颠覆,甚至消失。”

5G网络到底拥有多大的变现能力?市场是否已经足够成熟?什么样的应用才能成为杀手级的应用?这些问题就像是一个个赌局让参与的游戏玩家“难以抉择”。有业内人士调侃道,“5G应用提前一步是壮士,超前两步是烈士。”

市场研究机构StrategyAnalytics分析称,5G在短期内对大多数厂商来说风险大于回报。对于5G上升速度、设备价格、性能曲线斜率保持谨慎态度是至关重要的。